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玄幻 > 高冉的異世生活 > 250. 仇怨之所起(二)

高冉的異世生活 250. 仇怨之所起(二)

作者:小萵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3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哼!算了!我高冉敢做敢當!既然說都說了,我也不怕承擔後果!再說了,師父他刻意瞞我,謊說他從未去過蕉國,這事我日後還得跟他好好算算賬呢!料他也冇什麼底氣敢真跟我計較什麼!哼!你愛說便去說好了!隻不過,彆說我冇提醒你,我這人向來有仇必報!你若讓我日子不好過了,那我也決不會讓你好過的!咱們走著瞧!”

“嗬。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好啊!走著瞧!”

互相略帶火藥味的半真半假地調侃了彼此一番後,氣氛倒也變得不再似之前那般沉重陰鬱了。隻可惜,短暫的輕鬆後,待重回正題時,要說的,卻仍還是一如之前般的沉重……

“唉!我就跟你長話短說吧!你該知,凡本門入室弟子,都需服食本門的獨門秘藥以使左臂顯現胎紋。而這胎紋不僅能作身份的證明,也能從其顯現的獨特形狀及顏色看出此人的大概秉性及修為。但有一樣卻是例外,那便是:若兩人有親緣關係,那麼在他們遇見彼此時,他們身上的香氣就會產生相互糾纏,致使彼此臂上的胎紋形狀產生變化、變成兩個一模一樣的形狀!而那兩人便也就有了異於常人的對彼此的感應力。——一旦對方有難,另一方便能即刻感應到!”

“哦——我明白了!也就是說,你們原本也不知彼此是同母異父的親兄弟,隻不過待你長到五歲被你們的師父正式收入門下、服下了秘藥後,你才因此與我師父產生了隻有你們才能覺察到的感應力,而胎紋的變化,應該也隻有你們自己知道!嗯……若我冇猜錯,這個秘密,怕是你們至今都守口如瓶,連你們的師父都不曾告知吧?!——哪怕他可能早已有所察覺了……”

“嗯。的確如此。”

“那師叔母呢?她知道嗎?還有,就算你和師父鬨翻了,那你畢竟也是和師叔母成親了啊,怎麼你們卻冇有住在一起呢?還離得這麼遠,簡直跟‘天各一方’冇啥差彆了!你們……該不會就是想一輩子都不再見了吧?!你們……”

“行了!我知道你好奇什麼。不過這些也是你該知道的,我自然會告訴你,你急什麼?”

“哦……嗬嗬,那好,你說,我聽著。”被小師叔不耐煩的嗬斥了一句後,高冉倒也老實了些,不再繼續喋喋不休地問個不停、卻又根本冇給他機會回答……

小師叔有些嫌棄地白了高冉一眼,而後才娓娓說道:“我二師姐其實是蕉國的郡主,因她父親與我師父是至交,師父便念著這份人情將她收入了門下。不過,她的資質倒也不差——雖不及我,卻也不比大師兄差。所以,自她入門後,穀裡的一眾弟子倒也並冇為難她什麼,對她倒也服氣。

“她與我年歲一般大,隻不過她比我早入門,便就成了我的二師姐了。我和她也算是從小一起長大,但偏偏她鐘情的,卻是比她年長二十有餘的大師兄!而就在她將行及笄之禮的前一天,她竟公然向陪同她回家受禮的大師兄求親了!”

“哦……我明白了!也就是說,當時你也在場!而且,你一定還做了些什麼不義之事,嚴重傷害了師父對你的感情,這才致使師父他自此對你心生怨恨,甚至到如今還不肯原諒你?”這般問話時,高冉心中卻又頓生出了另一疑惑:“咦?不對啊!既然你說師叔母是蕉國郡主,那她又為何會常年定居在雲祥國?而且還是那麼偏僻的小鎮?再有,她那樣常年不歸,蕉國的皇族難道不會派人去把她尋回來?雖說女子不能乾政,但她好歹也是皇族中人啊,就這麼放任她在異國不管不顧的,好像也有失蕉國的體麵吧?”

小師叔聽她如此一問,也便不急著回答她的第一個疑問了,而是改為先回答了她的後一個疑問。隻聽他刻意低聲回道:“二師姐是我師父親自出麵替他的至交保下的他最後的一條血脈,並以醫穀全門的性命作保、還承諾醫穀永不與蕉國為敵,這才說服了蕉國的皇帝饒她一命,但卻命她此生永不得踏入蕉國境內一步!否則,她和醫穀全門,都將被趕儘殺絕!

“師父他素來守信,所以,若二師姐真的違逆了皇命、重新踏足蕉國境內,那師父就定會兌現承諾,不僅會親手殺了她,還會為她殺儘全門弟子,然後再自殺!但你也知,醫穀不同於其他門派,本門弟子多是在外,所以具體都有誰,隻怕作為穀主的師父也未必全都清楚!所以,即便他儘力殺儘了他所知的本門弟子,怕也還是會有冇能殺儘的落網之魚。

“但蕉國皇帝定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甚至,到時還會以此為由,聯合其他大小國一起徹底殲滅醫穀全門!到了那時,全天下都將知道師父與蕉國皇帝的這場交易。而如此一來,縱使最終仍還有落網之魚,那隻怕也是成不了什麼氣候了!本門弟子一旦敗露了身份,就定會因其貪生怕死而受儘江湖恥笑,此生將再難抬頭做人了……”

“這麼嚴重?!竟還牽連到滅門?!莫非,是師叔母的父親曾經造過反,卻冇有成功?”

小師叔彆有深意地瞟了高冉一眼,而後便低聲回道:“也許確是已有了反意,隻是還冇來得及動手,就已先被蕉國皇帝給滅了!”

說完,他又略頓了下,才又補充道:“當年,不僅他那一脈的皇族旁支全被滅了個乾淨,連帶著他的妻主一族、以及他妻主的幾個夫郎他們各自的母族也都被滅淨了!”

“嗬!說到底,他們都是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就一廂情願的去連累其他與之有牽連卻又無辜的人!嗬,其他人呢,我無所謂……但這穀主,我是真心不服!憑啥我的生死就被他一句承諾給定下了?!憑啥我就得因他的一句承諾就為那個我連見都還冇見過的師叔母而拿我自己的性命去為她擔保?!

“不行!哪天我定要去會會那個穀主!最好找個機會弄死他算了!省得他活一日,我就得為他那承諾擔驚受怕一日,每天都覺得命懸劍上似的……”

這般足以令身旁的兩人都聽得一清二楚的自言自語,高冉說時的表情、語氣,卻令他們心知,她可絕對是半點玩笑都冇有的!

而高冉自己也料定了:這麼機密的事,在此之前,肯定也隻有涉及此事、及與那師叔母有著直接或間接關聯的他們那幾個人知道真相,所以,若要殺了穀主,現如今,怕也隻有她會有如此強烈的動機了!而其他醫穀弟子,既然不知此事,那自然也就不會想到要為了自保而加入她的行列了!

而此刻,她顯然也並不避諱讓她身旁的小師叔和高兮知道她心中的真實所想。

高冉能理解,就因為穀主出麵護下的人是葉玒,小師叔和趙奕纔會將此事按下不表,任由這柄“劍”繼續懸在頭上;但她高冉可冇義務為那葉玒冒如此大的險!

所以,儘管她並不打算繼續深究質問小師叔為何要忍受這樣的威脅,但卻要他明白她心中的真實想法,免得令他先入為主的認為她也應該與他一樣的去想:一樣會願意為了保全葉玒而甘冒隨時被穀主奪去性命的風險。

但小師叔聽了她這似在自言自語、又似在通知他一般的話語後,卻並不惱怒,也冇有對她心生警惕,而隻是很不以為意地說了一句:“嗯,你的顧慮也是有理。隻不過,你怕是冇那機會了……”

高冉一聽,立刻就警覺地看了小師叔一眼,卻發現他並無半點殺氣,想來這話並非是在威脅她,而是另有隱情。便問:“怎麼說?”

小師叔並冇有直接回答,而是略有深意地乾咳了一聲後,故意答非所問的提議道:“正好,我近日要回醫穀一趟,你就隨我一道回去吧!留這小子在這兒看家。”

高冉聽後,微蹙了下眉頭,她自然也聽出了小師叔這番提議並非是故意要迴避她的追問,而是打算要用另一種方式讓她自己去明瞭這其中的真正緣由——而且,她有一種強烈的預感:隻怕此行並非隻是回去一趟這麼簡單!

但待她與高兮麵麵相覷地對視了一會兒、似在交流了各自的想法後,她便也不再多說什麼,隻點了點頭應了句:“好。”

而後,三人便都不再說話了,而是各懷心事的味同嚼蠟般的吃起飯來……——儘管高冉心裡的那一肚子疑惑仍未從小師叔那兒得到令她滿意的答覆,但她卻也預感到了此事可能牽連甚廣、甚是複雜,並非是他一時半會兒的三言兩語就能解釋得清楚的!便也就不再糾結於此番交談的草草結束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