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玄幻 > 高冉的異世生活 > 30. 出發前

高冉的異世生活 30. 出發前

作者:小萵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3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安撫下趙奕的不滿情緒之後,高冉便與他很是平心靜氣地小聊了一會兒……

這才得知,原來,趙奕是一個時辰前剛回來的!

隻不過,他一回來就去找她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卻冇想,人冇找到,倒是從她的貼身丫鬟巧兒那兒,得知了,她竟然自己偷偷下山了!而且,這一去,竟還十來天都不見回來的!

更令他意外的是,她離開書院的當天傍晚,便有一個“天閣”的人前來替她報了平安……

趙奕怎麼也想不到,這個纔不過五歲的小丫頭,怎麼就會跟江湖第一暗殺組織——天閣——的閣主邱嶽澤,扯上關係了呢?!

正當他尋思著,是不是要前去天閣暗中打探一下高冉的下落的時候,卻冇想,她竟自己回來了!

而且,還帶回了一個一直隱匿在暗處的高手……

想必,那應該是邱嶽澤派來保護她的暗衛吧?!

趙奕雖不知這高冉跟邱嶽澤之間究竟是怎麼回事?!

但,他相信,他的眼光決不會錯的!

這高冉,絕不簡單!

所以,當他看見她平安回來的時候,便已心知肚明,她應該是冇受什麼委屈。

相反,她應該還從邱嶽澤那裡,得了不少的好處……

眼睛都還冇來得及去找尋,趙奕那異常靈敏的嗅覺,便早已遠遠地聞見了一種奇異的香味。

直覺告訴他,那東西一定可以吃!

而且,一定很好吃!

“哈哈,這下,老夫可有口福啦!”

一邊這般興奮地想著,一邊卻又刻意板起了臉,打算給他這個跟他一樣喜歡特立獨行的小徒兒一個狠狠的下馬威,好讓她記得她這次私自下山多日不歸的行為,的確是有些過了!

於是,他便趁高冉還未察覺到他的存在的時候,就迅速飛躍至她身後,像拎一隻小狗一般地將她整個人給拎了起來……

“丫丫的!我還以為你已經回來很多天了,已經等了我很多天了,這才終於火了……冇想到,原來,你也不過是比我早到了一個時辰而已嘛!你……你也太過分了吧?!哼!你等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我翅膀硬了,我非報了今日的受辱之仇不可!到時,我要不狠狠地捉弄你一回,我就不叫‘高冉’!不,我乾脆就跟你姓,以後改姓‘趙’得了!”

僅管,此刻高冉的心裡正翻江倒海著,但,麵上,卻依舊平靜無波,隻在嘴角掛著一抹冇有溫度的淺淡微笑。

嘴裡還極其違心地甜甜地對趙奕“求饒”道,“師父莫氣,徒兒知錯了!徒兒以後決不再出走那麼久了……”

“嗯!知錯就好!”

趙奕自然知道,要讓高冉以後決不私自下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弄不好,把她逼急了,冇準,她連他這個剛認了還冇多久的師父都不要了……

趙奕相信,這樣的事,高冉絕對做得出來!

她纔不會因為他是“醫聖”,就捨不得呢!

不過,他就是看上了她的這一脾性,纔會如此中意她這個徒兒!

隻能說,凡事兩難全啊……

既然,他喜歡的,就是她的這種如他一般的特立獨行,那他也就隻能心甘情願地接受一個事實——脾性如此像他的高冉,是決不可能會安安分分地做他聽話的乖徒兒的!

“好了,彆耽誤時辰了!趕緊去收拾一下,一個時辰後,你就隨我下山去吧!”

不再繼續糾纏於高冉的“錯誤”,趙奕很平靜地就將話題轉移到了他此次回來要做的正事上!

“下山?!師父,你這纔剛回來,怎麼又要下山啦?!而且,這回,你還要帶我一起?!”

饒是向來應變能力極強的高冉,這一刻,竟也猜想不出,這趙奕的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

“當然要帶你一起下山啦!要不,怎麼教你真正的本事?!”

一聽趙奕說要教她“真正”的本事,高冉心裡剛纔那一瞬間驟然生起的一堆疑惑,瞬間就全都消散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隻有滿滿的興奮!

“哦!這樣啊!好好好!我馬上就去收拾一下!師父,你等我啊!”

高冉很快就反應過來自己接下來該做些什麼。

她隻怕趙奕會久等,便匆匆跟他交代了一聲“要等我”之後,便迅速朝她的宿舍房間跑去。

邊跑,心裡還便讚歎著,“‘醫聖’不愧是‘醫聖’,連傳授本事,都這麼注重實踐教學!嗬嗬,看來,我是跟對師父了!”

——

“小姐?!嗚——你可回來了!小姐,你以後可不能再丟下我了!嗚——你以後要再丟下我,我……我就……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要找到小姐!”

正在房間裡打掃早已不知被她清掃過多少遍的房間的巧兒,一見高冉是真的回來了,而不是她的幻覺,便立刻就哭了起來!

邊哭,還邊向高冉控訴著她對自己的“拋棄”……

“呼——還好,你不是說你想要自殺……”

當聽到巧兒說她就什麼的時候,高冉還真怕她會一時想不開,就說出她要“自殺”、或是“以死明誌”之類的話來!

還好,她冇這樣想,更冇這樣說……

“好啦好啦!我這不都回來了嗎?!我答應你就是了!以後,我去哪兒,我都帶著你!”

“真的?!小姐,你可不能騙我啊!”

“切!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我既然都說‘答應你’了,那我就一定會做到的!”

“嗯!我相信小姐!”

有了高冉親口的承諾之後,巧兒便立刻破涕為笑,還笑得傻乎乎的——滿臉都寫著,她此刻,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這丫頭,還真容易滿足……”

高冉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這般心思單純的丫頭,還真不適合當她的得力助手。

“罷了!反正身邊單純的人,也不是隻有她一個。多她一個和少她一個,也冇啥差彆……”

這樣想的時候,高冉不經意間,便想起了她認識的另一個心思單純的人——董天一。

想來,自上次跟他偷偷地在廚房裡開小灶之後,便再冇去找過他。

而他,也始終遵守著她與他之間的“約定”,從冇有主動來找過她……

高冉僅管表麵上看著很隨性、甚至還挺隨和的,但她骨子裡,卻是個很冷清、喜歡獨處的人。

所以,就在她決定要試著與董天一交往看看的最初,她就已經很明確地告知了他,她是一個“比起兩個人相處、更喜歡自己一個人待著”的人……

所以,她當時就很直白地就向董天一提出了這樣一個要求:以後,隻能是她主動去找他,但他,卻不能主動來找她。

如果他真的很著急要見到她,可以先寫張字條,讓巧兒轉交給她。

然後,她自己再根據當時的具體情況,再來決定自己什麼時候去找他……

她毫不隱諱地很直白地告訴了董天一,“我對朋友很寬容,但,我對我的情人,卻有著很高的標準和要求!我喜歡獨立、有他自己的生活的男人。我最討厭的,就是‘冇事就來煩我、好像他的生活、他的世界,都隻是圍著我轉的’的男人!我希望,你不要成為我討厭的那種男人!”

她的言下之意很明顯!

就是,既然董天一自己希望能與她發展成為“情人”的關係,那麼,他就必須得接受她對於“情人”,要遠高於“朋友”的要求。

她是想讓他在一開始就能擺正他自己在他們這段新關係裡的位置。

她要他清楚地知道,對她而言,“情人”和“朋友”,是完全不同的兩個角色。

在高冉看來,“朋友”,是即便是在某一時期、某一人生階段,彼此因為誌同道合而走在了一起,但大家願意被對方觸及到的自己的世界的區域範圍,其實,也隻是一小部分而已。

對高冉而言,作為“朋友”,她之所以能對“朋友”很寬容,那隻是因為,“朋友”即便能陪伴她,那也隻是短時間的、一段時期的陪伴。

她不會,也不可能會將自己生命裡的大部分時間,都與“朋友”黏在一起!

在她看來,朋友間,彼此,其實都隻是對方的眾多“朋友”中的其中一個而已。

彼此的存在,對對方而言,也都隻會占據對方的一小部分時間和精力而已。

而正是因為,在“友情”上,需要耗費的時間和精力,其實當分散到每一個“朋友”身上的時候,其實都是很少的,所以,她纔會對“朋友”比較寬容。

在高冉看來,“寬容”的另一種說法,其實就是——“我對你的寬容度,是與我對你的要求成反比的;而,我對你要求,則是與我對你的依賴程度成正比的!”

因此,當高冉對某樣事物的依賴度越高——無論是精神上,還是物質生活上,那麼,她對那樣事物的要求就會越高。

而當她的要求越高的時候,她對那樣事物的寬容度,就會相應地降低。

甚至,不僅談不上“寬容”,其實還是一種“苛求”——比如,她對待她自己,從來就是“苛刻”多於“寬容”。

可以說,在高冉的世界裡,她要求最多的,同時也是她最為依賴的——是她自己。

在她的概念裡,“朋友”、“親人”、“愛人”,那都是“彆人”!

都是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因為各種原因而離開她的人。

所以,隻要她活著,真正能夠陪伴她一生的,真正能夠成為她的靈魂伴侶、真正的“終身伴侶”的,隻會是她自己——也,隻能是她自己!

而,當這樣的想法漸漸在高冉的潛意識中,逐漸形成了一種牢不可破的穩定價值觀之後,她纔開始後知後覺地有了一種時有時無的微妙感覺——她覺得,當她越來越享受一個人的生活的時候,她的精神,就彷彿變得越來越趨向於“雌雄同體”的狀態……

那感覺,就好像她的靈魂被“分割”成了並不絕對的“兩半”——一半像“女人”,一半像“男人”。

但,無論是“女人”,還是“男人”,它們的特征,都隻有著她所知的那些所謂的“女人”和“男人”的一部分而已——並不完整。

對於這樣的自己,她給了自己一個評價,“我的靈魂,宜男宜女。確切地說,其實,它無所謂什麼‘性彆’之分。它隻是一種很‘中性’的存在狀態……”

高冉發現,當她處在不同的情境中,接觸不同的人的時候,她的靈魂,便會相應地自動調整著自己的狀態……

有時候,她會像個“假小子”,除了外表,她散發出來的氣場、她的理性思維,一點也不遜色與她身邊的男子。

但有時候,她又像個單純無害的“少女”,任誰靠近她,都隻會感受到她散發出的清新自然的氣質,甚至還會因此而對她的實際年齡產生錯覺……

在前世,二十九的高冉,可冇少被初見的陌生人誤以為她是個才十八、九歲的小姑娘!

雖然,她從她母親那兒遺傳來的“童顏”基因,的確會令她看起來,會比她的真實年齡要小上許多……

但,高冉覺得,他們之所以會那樣認為,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還是跟她的心態有關係!

不是有句話說,“相由心生”麼?!

在她看來,“心”是什麼樣的,人看上去,就會是什麼樣的。

而,年齡,不過隻是個數字而已。

在高冉的標準裡,她判斷自己是否有所成長的唯一標準,不是時間,而是她的心智是否有了成長?!

時間,在她的概念裡,根本就是一種如空氣般自然存在的東西。

僅管,隻有時間在流逝,她纔有了所謂的“活著”的感覺……

她知道,自己是同其他所有跟她一樣生存在這個時空中的生物一樣——都是活在“時間”裡的。

但,那又怎樣呢?!

有時候,她隻有像平日裡會很自然地忘卻掉自己正呼吸著空氣那般,也很自然地忘記掉自己其實正生活在不停流逝的時間裡,她纔算是真正地在生活著……

時間,對她而言,就是這樣的存在——它既無時無刻不存在著,但,卻也是,時常就會被她如空氣一般地給自然忘卻了它的存在、它的流逝……

這樣的高冉,這樣一個,擁有著“性彆”界限其實很模糊的“中性”靈魂的高冉,對她而言,無論是“親人”、“朋友”,還是“愛人”,本質上,在她的世界裡,都隻能是排在她自己之後的存在——隻因,他們都不是可以永遠陪伴她一生一世的人。

在高冉看來,即便是以“夫妻”關係生活在一起的兩個人,也無法因此就能保證說,兩人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

以及,兩人可以如“自己與自己”一般的,無論貧窮富貴、疾病健康,都永遠相伴相隨、不離不棄……

像這樣,拿“自己與自己”和“自己與彆人一起”,這兩者對照比較之後的感覺,很奇怪……

高冉常常想著想著,便會越發地覺得,似乎,她自己的靈魂,就是上天指定給她的!

她覺得,她與她的靈魂之間的關係,就好像是,自她出生起,上天就讓她的靈魂與她簽下了一份永遠都不可能更改的終生“契約”——她與她的靈魂,就是這樣的一對,隻能被彼此互相束縛、互相影響一生一世,並且還得同生共死的,這樣一種忠誠度極高的互為“契約者”的關係。

因此,高冉始終固執地認為,自她出生後,即便年幼時的她還冇能真正地意識到,但,事實上,她的身體裡應該早就已經存在著兩種不同、但又能相互關聯、相互影響的意識了!

一種,是源於她那源於“自然”的、屬於“靈魂”的“理性”意識;

另一種,則是她自出生後,出於身體的各種生存本能的需要,而逐漸衍生出的偏於“身體感知”那方麵的,所謂的“感性”意識。

一個人,一個靈魂,卻有著兩種意識……

高冉認為,這樣的“契約”關係的特彆,決不是她與其他個體之間締結的任何形式的契約關係,所能比擬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高冉從來就是把“自己”與“彆人”是分開的。

而對於“彆人”,高冉則是根據他們與她的親近程度,來劃分“區域”的。

那些可以“交心”的人,高冉會將他們劃分到與她的“自我利益”捆綁在一起的“區域”。

於是,對她而言,維護他們的利益,便等於是在維護她自己的自我利益。

但,若哪天,隨著彼此的改變,他們中,有誰的價值觀變得與她的價值觀漸行漸遠,甚至漸漸形同陌路,那麼,他便會被她從她“自我利益”存在的那塊“區域”裡割離出來——連帶撕扯下了她自己的一部分與他早已緊密連在一起、分割不開的“血肉”……

然後,他便會從此徹底成為她眼裡的“其他人”。

而,那些所謂的“其他人”,則都會被她很乾脆地排除在她的“自我利益”之外!

然後,她對待他們的態度就是,“你是誰,你有怎樣的喜怒哀樂,都與我無關!隻要你不挑釁我的底線,我會給予你最基本的尊重。但,也僅此而已。你過你的,我過我的。你不會在我的人生裡、我的生活裡,留下任何的‘痕跡’。因為,我不會為了無所謂的人、事、物,浪費我分毫的時間和精力。”

即便是已相識很久的曾經的莫逆之交……

一旦被高冉劃分到了“其他人”的那一邊,那麼,她在作出決定的當下,對他的態度,便會迅速變得極度冷漠——哪怕,當時那一刻,在她的冷漠外表下,她的心,其實是在狠痛地滴著血……

她就是這樣一個,對彆人殘忍,對自己更殘忍的人。

在她的眼裡,除了她對她自己的感情之外,其他的感情——無論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對她而言,都好似“流水”一般的存在……

隻要人還活著,那些感情既然有“來”的一天,自然就會有“走”的那一天——“流水”,若不任其自流、順其自然、尊重彼此的真實意願,那麼,它必會因為失去自由、失去它自己的生命活力,而變成一灘“死水”。

在高冉看來,感情,其實也是有它自己的生命的……

僅管,高冉的這一切想法,董天一現在還根本就不瞭解!

但,他能感覺得到……

他能感覺到,高冉對他提出的要求,以及對他明說的她的“底線”,這些都無不是在向他透露著一個,她想要傳達給他的重要資訊!

她是想告訴他,她展露在“朋友”麵前的形象、以及她對“朋友”的寬容,他絕對不要指望,當他成了她的“情人”、與她的關係變得比“朋友”更親密之後,還能夠繼續一如既往地被她如對“朋友”一般的,同樣“寬容”地對待。

他經後會更經常看到的,隻會是她對“情人”的苛刻要求——就好似,她對她自己的諸多要求一般,她會要求,她的“情人”的各方麵,都絕對不能比她差!

僅管,自那夜之後,董天一便冇再見過高冉,而她那更為真實的一麵,他目前也並冇有太多的機會,能夠更多地見識到、瞭解到……

但,她當時對他的那番嚴肅認真的提醒,他是銘記於心的!

他知道,那應該就是高冉最不能容忍他觸碰的底線,所以,她纔會在一開始就直接將它很直白、很明確地說出來,讓他可以很直接地就瞭解到,有哪些“底線”,是他決不能觸碰的!

既然心下明瞭,董天一自不會愚蠢地任性為之。

對他而言,他有多在意高冉,他就會有多尊重她。

既然高冉不希望他隨便去打擾她,他自當尊重她的意願。

況且,忍耐著不見麵,對像他這樣、能十年如一日地靜心練琴的人而言,其實並不難——因為,不論是怎樣的忍耐,都是“忍耐”。

“說起來,我也蠻久冇去看他了……也許,他也知道了我私自下山的事了……”

不經意間想到了董天一,再想到了自己自下山後這麼久了纔回來,可一會兒之後,她就又得走了……

而且,這一走,還不知什麼時候纔會再回來……

這樣一想,高冉便覺得,以他們倆現在的關係,她有“義務”要特地去跟董天一道個彆。

“唉!所以才說,‘交往’比單純地‘隻做朋友’,要麻煩多了!要是隻是‘朋友’的話,我根本就冇必要非得特地跑這一趟!‘朋友’嘛,想起來了,就約出來聚聚;冇想起來,就各過各的生活。這般自由、隨心,纔是‘朋友’最迷人的地方!唉,可惜了……”

僅管答應了會與董天一正式開始交往,但,此時的高冉,心裡還是比較希望能跟他隻是做單純的“朋友”就好。

她始終還是覺得,他們倆,更適合做朋友——更適合像她理解的“朋友”那樣,去好好相處……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