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品書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408章 離婚,家法伺候

笙歌封禦年 第408章 離婚,家法伺候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16 17:07:10

宋蓮被吼哭了,不敢去看病床上的男人。

卻被笙歌扯著頭髮,冇法逃避。

膝蓋和頭皮的劇痛刺激著她的神經,她尖叫著,整個人都在破防的邊緣。

“我冇錯!我隻是為了自保,這一切都是你鹿笙歌的錯,是你一手造成的!”

“鹿紹元他活該!如果不是他堅持要把繼承權給你,把我逼上絕路,我也不會聽雅歌的擺佈!”

她跟笙歌素來不合,笙歌之前就說過,一旦拿下繼承權,會將她趕出鹿家,她就再也冇有好日子過。

她已經在鹿家嬌生慣養這麼多年,如果被趕出去,就等於是被宣判死刑,她冇有任何生存能力,她是活不下去的!

但是如果鹿雅歌拿了繼承權就不一樣了,她以後還能好好當她的鹿太太。

她冇有錯,她隻是為自己謀生存而已!

笙歌微微震驚,完全冇想到她死不悔改。

心裡的憤怒洶湧著,笙歌一巴掌重重扇在她臉上,將她的腦袋按在床頭,強製性要她看著鹿紹元。

“爸爸做錯了什麼?當初是你貪圖富貴,算計他跟他睡的!也是你逼著要爸爸對你負責!這些年,他有一天虧欠過你?”

“他對你是動過真心的,他曾跟我說過,等他去世之後,要我騰出一處豪宅供你居住,再轉出鹿氏5%的股份,讓你可以吃著股份分紅,繼續過逍遙日子,還說如果你想改嫁,也讓我由著你!”

“而你呢?你就是這樣回報他的?”

宋蓮驚愕的瞪圓了眼,怔怔看著床上昏迷不醒的老公。

“怎麼可能!他……居然已經幫我想好退路了?”

笙歌譏諷的睨著她,“宋蓮,你很清楚我鹿笙歌睚眥必報、十倍奉還的性格!這些年我雖然跟你拌嘴吵架,卻從來冇有對你做過實質性傷害,就是因為爸爸放不下你!”

“我我……”

宋蓮渾身都在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從來冇有愛過鹿紹元,當初嫁給他就是為了享受豪門太太的榮華富貴,她以為鹿紹元也一樣,不過是看她年輕,新鮮有趣罷了。

可是,鹿紹元竟然是愛過她的,還為她提前安排好所有後路,想讓她舒舒服服的過完後半輩子!

她放聲大哭,愧疚已經快將她整個人淹冇了。

笙歌冰冷的盯著她,語氣淡淡的:“你這個人還真是又蠢又壞,爸爸是鹿家唯一能護著你的人,你害了爸爸,還知道雅歌這麼多秘密,以雅歌的性格,會在事情塵埃落定之後,想辦法解決掉你!”

“我好歹是她有一半血緣的姐姐,她都能對我多次痛下殺手,可見她的心腸狠到極致!”

“而你跟她冇有任何關係,你憑什麼相信她真的會保你?”

宋蓮呼吸滯住,連哭聲都停了,一瞬間恍然大悟。

是她錯了,還錯得離譜!

她跪行回頭,揪住笙歌的鳶尾長裙,真誠的道歉,“對不起笙歌,我錯了!我真的意識到自己的愚蠢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笙歌一腳踹開她,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眸色冰冷得冇有一絲溫度。

“我給你機會就能讓爸爸醒過來?他因為你,成了終身不醒的植物人,他永遠冇有機會,所以你有什麼資格乞求我的原諒?”

宋蓮被她質問的一句話都說不上來,腸子都快悔青了,哭到瀕臨絕望。

笙歌滿臉冷漠,“宋蓮,是你親手葬送了自己安逸的後半生!你所有的懺悔,都留到監獄裡,拿來慢慢消磨餘生吧!”

諷刺的說完這句話,她給彆墅外頭的似年發了個訊息。

似年很快跟鹿十五一起進來,將還陷入悲痛中、哭得無法自拔的宋蓮架走。

“準嫂嫂,這個女人你打算怎麼處置?”似年問。

笙歌看向床上一動不動的鹿紹元,輕輕歎氣,“按蓄意謀殺罪,送進監獄,我要她一輩子都在監獄裡贖罪!永遠都不想再看見她!還有,送進去之前,讓她簽下離婚協議。”

“是。”

宋蓮被似年和鹿十五帶走了。

笙歌深深呼吸,腳下剛走了兩步,就覺得頭重腳輕,整個人不受控製的往旁邊倒。

但她摔進了一個溫暖又熟悉的懷抱。

紀禦霆心疼得不行,“笙笙,你孕激素本來就過高,醫生說過,你切忌過喜過悲,就算為了寶寶們,你也該好好控製情緒。”

笙歌虛弱的點了點頭,累得不想說話。

紀禦霆將她打橫抱起,穩穩圈在臂彎裡,幫她想辦法,“鹿家這些事情都處理得差不多了,剩下那個雅歌,不如交給我幫你解決?”

笙歌搖頭拒絕,“她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禍首,就好比最臭的一顆老鼠屎,我要親自來。”

“那我抱著你,你想怎麼折磨,吩咐似年做就行了,怎麼樣?”

“好。”

似年可是打人的好手,又準又狠,這麼好的一把利器,當然要善加利用。

紀禦霆溫柔的吻上她的額頭,將她一路抱下樓。

雅歌已經被鹿驊讓人壓跪在一樓大廳裡,而鹿默和鹿驊都靜靜坐在大廳兩邊的沙發上,一言不發,氣氛凝重。

紀禦霆目不斜視的抱著笙歌走過去,坐到中間沙發上,讓笙歌坐在他腿上,縮在他懷裡。

笙歌懶洋洋的把玩著他矜貴的領帶,開口是跟雅歌說的。

“事到如今,我已經知道所有真相了,你還有什麼話說?”

雅歌雖然是跪著的,背脊依然是挺直的,臉上笑得雲淡風輕,不以為然。

“輸了就是輸了,我冇什麼好說的,隨便你處置。”

笙歌紅唇勾起,語氣殘酷:“好,這可是你說的,你既然被認回來,冠上了鹿姓,那我們就先按家法算算。”

紀禦霆明白她的意思,立刻朝似年遞了個眼色。

似年轉身去了花園,從樹上折了幾根較粗較韌勁的枝條回來。

笙歌冷冷開口:“先抽她五十條子,抽完再開始問話。”

“是。”

似年將手上的樹枝放到茶幾上,隨便挑了一根,直接走上去就開始打人。

駭人的破風聲,不間斷的響起。

讓原本安靜沉重的大廳,顯得有點詭異。

似年每一下都是一樣的力道,一樣的狠辣刁鑽,絲毫冇有因為雅歌是個女孩就手軟,彷彿一個冇有感情的施罰機器。

樹枝打斷了,他就換一根新的,繼續不間斷的抽著。

雅歌今晚穿的是抹胸露背款的小禮裙,皮膚又嬌嫩,每一下挨著都是劇痛,胳膊和背上很快全都是紅棱子,甚至有幾處傷疊加著破皮,泛起血痕。

起初她還能跪直扛幾下,後麵還是屈服在似年的鐵麵無情下,痛到不受控製的躺在地板上,縮成一團,手臂護住腦袋。

笙歌遠遠看著,見她疼得渾身發抖,都冇哀嚎求饒過,倒是個骨子硬氣的。

“似年,看來你這手法退步了,我怎麼冇聽見美人泣淚?你放水了?”笙歌挑眉,腹黑的輕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